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烽火歲月里的愛國赤子-中國僑網

  • 設為首頁

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烽火歲月里的愛國赤子

2022年11月19日 09:16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視頻: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去世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11月18日電 (記者 徐文欣)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與世長辭,他離開后,世上再無南僑機工,但機工們“舍身而不顧,毀家而不怨”故事理應得到銘記。

  1927年,蔣印生在印度加爾各答一個富裕的華僑家庭出生,他的父親和哥哥是當地有名的牙醫,原本他也可以繼承父親的衣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但13歲的一個決定,改變了他一生的軌跡。

  抗戰初期,中國海上通道被日軍切斷,只好轉戰西南,修建連接云南與緬甸的滇緬公路。當時國內缺少汽車駕駛人員,大批軍事物資、生活用品難以運往前線。

1月16日,由云南滇西抗戰歷史文化研究會-南僑機工學會與937文創園區共同策劃完成的文創項目“937滇緬公路體驗館”在昆明開館。觀眾可在館內了解滇緬公路的修建、南僑機工支援抗戰等歷史。 <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康平 攝
圖為937滇緬公路體驗館 中新社記者 康平 攝

  1939年,以陳嘉庚為首的南僑總會發出緊急通告,招募軍車駕駛員。蔣印生看到號召后,悄悄報名參加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簡稱南僑機工)。離家那天,他帶了兩件換洗衣服和一張全家福。

  蔣印生輾轉近一個月抵達云南。經過訓練后,他成為一名駕駛員。在他所駕車的滇緬公路上,有二十四道拐,拐的一邊是山崖,另一邊是峭壁。在運輸期間,司機需要觀察路況,更需要提防頭頂的日軍轟炸機。

  “日軍的飛機在切斷運輸車隊,當時飛機炸下來,在我們開車的前方有個彈坑,我和戰友無處可藏,只能躲在彈坑里。敵人掃射時,戰友伏在我身上犧牲了?!笔Y印生在生前的視頻里說。

1月16日,由云南滇西抗戰歷史文化研究會-南僑機工學會與937文創園區共同策劃完成的文創項目“937滇緬公路體驗館”在昆明開館。觀眾可在館內了解滇緬公路的修建、南僑機工支援抗戰等歷史。 <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康平 攝
圖為937滇緬公路體驗館 中新社記者 康平 攝

  曾在滇緬公路考察的蔣夢麟認為,南僑機工“處境均極其困難而士氣甚旺,彼等食在車中,睡在車中,甚至生死亦在車中,服務精神殊足令人驚嘆?!?/p>

  在影像資料中,蔣印生曾在回憶一段故事時露出燦爛的笑容。他說,有位戰士在金沙江邊修車,因為石頭上的青苔太滑,落水被沖走,他跳入冰冷的江水中把戰士救出來,上岸時,兩人已被沖走一公里多。

  人們常把滇緬公路稱為“抗戰生命線”,將其比作一條纖細的輸血管,扭轉了抗日戰爭的局勢。而對南僑機工來說,這是一條“死亡公路”,他們在這里以血肉之軀筑起國際通道。據統計,和蔣印生一樣回國的南僑機工有3000余名。在1939年到1942年,有1000多人犧牲在滇緬公路,平均每公里犧牲一人。

圖為蔣印生
圖為蔣印生

  抗戰結束后,蔣印生沒有返回印度,他先進入國民黨部隊任駕駛員,后被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后來,蔣印生轉業到重慶一家運輸公司,開了20多年客車,還被評為國家特級駕駛員。

  蔣印生謙遜有禮、生活樸素簡單。云南師范大學華僑華人研究所副所長夏玉清曾與蔣印生共同參加會議,他說:“蔣老先生和大多數機工一樣,并不認為自己作了多大貢獻。他們常說,比起犧牲的戰友,能夠親眼看到中國的變化已足夠幸運?!?/p>

  蔣印生是全球最后一位南僑機工。2022年10月29日,他在重慶市永川區與世長辭,享年96歲。

圖為永平縣滇緬公路紀念館的石碾雕塑?!⌒芗研馈z
圖為永平縣滇緬公路紀念館的石碾雕塑?!⌒芗研馈z

  11月9日,蔣印生的告別儀式在重慶市永川區舉行,眾多素不相識的市民到現場送別他的最后一程。在他曾戰斗過的昆明,有座鐫刻著“赤子功勛”的南洋華僑機工抗日紀念碑,民眾在這里自發舉行儀式,沉重悼念蔣印生,也緬懷南僑機工這一特殊團體。(完)

【責任編輯:梁異】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分享到: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315039 舉報郵箱:huaren@chinanews.com.cn

Copyright©2003-2022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精品国产三级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