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中國僑網

  • 設為首頁

追憶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

2022年10月31日 17:04   來源:重慶晚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南僑機工 赤子功勛

  10月29日,全球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在重慶市永川區與世長辭,享年96歲

  2022年10月29日上午8:04,全球最后一位南僑機工蔣印生在重慶市永川區與世長辭,享年96歲。

  1939年至1942年,約3200名青年華僑放棄安逸的生活,從世界各地趕回祖國,在被稱為“死亡公路”的滇緬公路上,在敵機的轟炸中,夜以繼日開車搶運軍需物資,用生命打通了一條“抗戰輸血線”,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們被稱為“南僑機工”。

  蔣印生就是其中之一。記者曾多次拜訪蔣老,讓我們再來回顧他充滿傳奇的一生。 

  1 “雖生在印度,但你是中國人!”

  蔣印生出生在印度一個華僑家庭,其名“印生”即此意。他的祖父母在晚清末年來印度謀生,憑借精湛的補牙技術,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牙醫。父親和比蔣印生大8歲的哥哥相繼繼承了祖父母的衣缽。家中有傭人、園丁,還有一輛漂亮的英國產阿斯頓·馬丁小轎車。

  如果不是一個決定,蔣印生可能會一直過著這樣安逸的生活:念大學、去家里的診所上班、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醫生。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爸袊?、中國、中國……”握緊了拳頭,一遍遍念著這個名字,蔣印生熱血沸騰。朝東方眺望,那里才是他的家啊?!白鎳倍?,盡管遙遠,卻是他懂事起學寫的第一個詞。

  “雖然你生在印度,但你是一個中國人,時刻都不能忘記?!睆男「赣H就這樣教育他。家里每年都要過春節,放鞭炮、吃年夜飯,老人不上桌,小孩不能動筷,中國傳統風俗習慣一直保留著。父親時常講,祖國若是不強盛,海外華僑再有錢有地位,也會被人看不起。

  父親還告訴他,家國有難,絕不能袖手旁觀。要是當了亡國奴,會更加受人欺負!

  2 小小少年抗戰報國

  那段時間,父母與其他華僑為抗戰積極捐款捐物,蔣印生則每天從報紙、廣播中關注戰況。1939年,以陳嘉庚為首的南僑總會向全體華僑發出緊急通告,招募軍車駕駛員和機修人員回國服務。

  年輕的蔣印生了解到,當時抗戰物資奇缺,幾乎所有的國際通道都被日軍封鎖,僅剩一條新搶修出來的連接昆明與緬甸畹町的滇緬公路,就成為戰時西南大后方的“生命線”,急需大批司機與機修人員,將軍用物資通過滇緬公路運到國內。

  蔣印生聽見了祖國的召喚,為祖國出力的時候,到了!

  “回祖國去!盡我所能,抗戰報國!”不到13歲的少年做出了這輩子最重大的決定。擔心父母不同意,9歲就學會了開車的他便瞞著家人和4名同學報名參加了南洋華僑機工回國服務團,并自稱16歲。當時蔣印生身高才1米6,面容稚嫩,但已掌握了嫻熟的駕駛技術。第九批回國南洋華僑機工名單上,便有了“蔣印生”這個名字。

  離家那天,他只帶了兩件換洗衣服和一張全家福照片,臨走前輕輕吻了一下熟睡中的妹妹?!鞍职謰寢?,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知道你們需要我,但祖國更需要我?!笔Y印生后來告訴記者。

  3 “娃娃兵”挺過了艱難險阻

  1939年8月,蔣印生踏上歸國輪船。由于口岸封鎖,他們先坐了十多天船到新加坡,又坐了七八天船輾轉到廣西和越南交界處,再乘兩天兩夜的火車才抵達昆明。

  雖然聽不太懂云南當地方言,但他們走到哪里都受到老百姓歡迎。不過,回國的興奮很快就被訓練和實戰的艱苦與殘酷取代。

  當時滇緬公路上共有17個汽車大隊,3000多輛汽車,其中有1100多輛進口道奇、雪佛蘭、GMC,很多都是用華僑募捐款購自海外。

  一整月的嚴苛訓練結束后,他們正式走上了戰場——跨越崇山峻嶺和河流險灘的滇緬公路。

  滇緬公路中國段近千公里,需要翻越五座陡峭的高山,跨過六條奔騰洶涌的大江,地勢險峻,瘴癘肆虐。滇緬公路以僅三米多的單車道居多,若對方有來車,可能需倒車幾百米甚至數公里讓道。有時候,外輪胎整個懸空,“掛”在懸崖上開。

  雨季時,塌方是家常便飯?!斑呅蘼愤呅熊?,邊塌方邊修補,隨時都能看到翻車?!笔Y印生說,卡車一旦掉下去就無影無蹤,根本沒辦法撈起來。

  坡度30度以上的路段有十幾處,機工們下坡很少踩剎車,都是掛低速擋——彎太多,踩剎車容易把剎車片燒壞。

  腳下奔騰而過的怒江,到處是懸崖峭壁的高黎貢山風景奇秀,他卻不敢多看一眼,必須將精力集中在眼前3米多寬的山路和一道接一道的急彎上。身旁,一邊是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一邊是600米深的峽谷。

  4 多次與死神擦肩

  除了險象環生的行車環境,還要隨時提防空襲的日軍飛機。運輸隊每次都會集結5至10輛車一同出發,日機一來,主要目標就是炸頭車,妄圖切斷抗戰輸血線?!邦^車被炸,后面的車也走不了?!?/p>

  遇到日機空襲,躲避不了就下車匍匐在地,有條件躲避的,就趕緊往樹林里開。日軍的雙翼飛機就在頭頂盤旋,蔣印生眼看著這些猙獰又冷酷的鐵家伙俯沖下來,距離最近時,離車頭只有20多米。一連發子彈打在車身,一輪掃射之后,飛機的轉彎速度會放慢,趁這個間隙,蔣印生趕緊把車開到隱蔽處。待敵機飛走以后檢查車輛,才發現車身被打出一連串觸目驚心的彈孔。

  為躲避日軍轟炸,他們經常晚上行車,而且不敢開車燈。由兩個人牽一條4米長、1米寬的白布,車輛跟在白布后面行進。

  很快,蔣印生對密集的空襲習以為常,他多次幸運躲過了日機的轟炸。但身邊的伙伴卻并非都如此幸運,有的駕駛員犧牲后,遺體只能匆匆埋在雜草叢生的公路邊,連一塊墓碑也沒有。和蔣印生一同從印度出來的幾名同學,就永遠留在了滇緬公路上。

  昆明到中緬邊境畹町,跑一趟需要兩三天。一輛車配備兩名司機和一名修理工,晚上把車停在公路邊,在駕駛室里裹著毯子就睡,蔣印生和同伴親切地把車叫做“道奇旅館”。累的時候,他們就哼唱民歌,在對親人的思念中苦中作樂。

  1939年至1942年,3200名“南僑機工”共運送了約50萬噸軍需物資、15000多輛汽車,以及不計其數的各類物資,包括汽油、槍彈、輪胎、醫療器械及藥品等。約半數“南僑機工”為國捐軀,平均每公里就犧牲一人。

  5 “對不起媽媽,我得回中國”

  1942年5月,滇緬公路被切斷后,蔣印生繼續在救濟總署當駕駛員??箲饎倮且惶?,他興奮得把手里的飯碗扔掉,跑上街載歌載舞。隨后,有的華僑回家了,蔣印生想多看看祖國,加之當時護照丟了,便暫時留了下來。沒想這一留,又是數十載。

  1946年,蔣印生進入貴陽國民黨部隊輜汽七團一連任駕駛員,后隨軍起義,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汽車五團。1950年部隊改編,他在汽車二團一連任班長。川藏公路通車后,他和戰友負責將軍用物資從成都運送至昌都、拉薩,跑一趟要15天。

  在部隊幾年間,蔣印生先后榮立一、二、三等功,還榮獲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八軍萬里行車安全獎章,被西藏軍區授予在“八一”軍旗下照相的殊榮。

  1958年部隊精簡,蔣印生轉業到四川省汽車運輸公司永川汽車25隊任駕駛員,即現重慶長途汽車運輸(集團)有限公司。從永川到南充、潼南、成都,40座的峨眉客車,他開起來得心應手,就這樣開了20多年客車,還被評為國家特級駕駛員。

  蔣印生心中一直有一個遺憾。由于戰爭與家里通信中斷,直到上世紀60年代,家里托一位來中國的朋友尋找,蔣印生才與家里恢復了書信往來。

  改革開放后,蔣印生實現了多年的理想——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后又實現了多年的心愿——赴印度探親。

  1980年,蔣印生帶著妻子和小兒子回到闊別多年的印度。到家時,白發蒼蒼的老母親顫巍巍地迎出來,喃喃道,“我的印生兒啊……”話沒說完,已是老淚縱橫。蔣印生跪在媽媽面前,母子倆抱頭痛哭。

  “媽媽,我對不起您……”自覺沒有盡到兒子的責任和義務,蔣印生哭得像個孩子。母親勸他留在印度,他輕輕地搖搖頭:“媽媽,我得回中國,我想一直守在那片戰友們獻出了熱血和生命的土地?!?/p>

  面對面

  裝綬帶勛章的盒子

  他仔細裹了好幾層

  當年,記者采訪蔣印生老人時,他正在青城山鎮一處幽靜的旅居養老中心安享晚年。

  每天早上,他會喝一杯加蜂糖的牛奶;下午2點半,泡一杯咖啡,搭配幾片吐司——那是在南洋養成的習慣。在電視里看到印度電影,他還會情不自禁蹦幾句印度話。

  “南僑機工歸國服務團”綬帶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抗日戰爭勝利紀念功勛章”,是老人最珍愛的東西,裝綬帶和功勛章的盒子被他裹了好幾層塑料布,還有犧牲的戰友照片,老人有時會小心拿出來仔細端詳。

  鎮上的人常常會看到一位耄耋老人開著紅色電動車在街上穿行,老伴韓紅珍則笑瞇瞇坐在副駕駛位,他仿佛又回到了許多年前自己開著道奇T234卡車的那些日子。

  2015年,蔣印生受邀參加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慶典,在禮賓方隊護衛下,在天安門廣場觀看閱兵儀式。

  采訪老人那天,他心情很不錯,唱起了《義勇軍進行曲》和《在太行山上》,并用手打著拍子,這是“南僑機工”們最喜歡的行軍歌曲。唱著唱著,老人取下眼鏡,背過身擦拭。老伴說,他又在思念戰友了。

  蔣印生說,希望有一天能和戰友們再聚畹町。然而由于身體等原因,這個愿望一直沒能實現?,F在,他與戰友們重聚了。

  昆明有座“南僑機工抗日紀念碑”。底座上書寫著四個大字,或許是對蔣印生和戰友們最好的注解——赤子功勛。(重慶晚報)

【責任編輯:李明陽】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分享到: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315039 舉報郵箱:huaren@chinanews.com.cn

Copyright©2003-2022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精品国产三级大全在线观看